(一)风流老总出阴招,漂亮少妇中圈套

  (一)风流老总出阴招,漂亮少妇中圈套,十万钞票作诱饵,威逼利诱施强暴随着第一颗纽扣迸开,在空中飞了起来,掉在茶几的玻璃上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,李雪已经无助地放弃了挣扎,脑海中突然间想起了前两天刚刚看到的一句话:“生活就象强奸,当你无法反抗时,就闭上眼睛享受吧。”现在,真正的强奸来临了,她也真的已经无法反抗了。罢了!她长出了一口气,下意识在推拒的双手软了下来,刘宝山顿时象山一样压了上来,嘴一下子印在她那姣好的脸颊上,狠狠地亲了一口。“宝贝儿,你可让我等了好久了。哈哈……”李雪今天穿的是一件米黄色连衣裙,现在胸口的几个扣子已经都解开了,露出了里面那件白色带蕾丝边的胸罩,胸罩和她那丰满的胸部相比,显得不够大,只能起到一个托住胸部,不让下坠的作用,丰满、细腻的乳房在空气中不停地起伏着。刘宝山感觉到身子底下的女人已经放弃了抵抗,放慢了动作,将手覆在那柔软、温暖的乳房上,惊叹了一声:“宝贝,你的咪咪好美啊。”说着,忽然用力揉捏了起来,同时脸埋在那深深的乳沟里,贪婪地闻着李雪身上的体香,稍停,又探出舌头,在那傲人的乳峰上舔着。室内充满了欲望的喘息声,刘宝山急切地将李雪的连衣裙褪到腰间,解开了胸罩,释放开了那被束缚住的美乳,左手在李雪的右乳上爱抚着,同时用嘴含住了左乳上那个红色的乳头,吮吸着。李雪完全放弃了抵抗,躺在我是罪人,斑主请扣我分。上,任由刘宝山摆布。她闭着眼,努力不去想着以后如何面对今天的这一凌辱,她只希望这一场恶梦能赶快过去。但是刘宝山一点都不急,虽然为了身子下的这个女人,他已经计划了许久,今天终于可以如愿,但他不是那种无法控制自己的人。他想好好地慢慢享用这个尤物,按照他的想法,只要慢慢地挑逗,他相信身子底下的这个女人会被自己挑起欲望,配合自己的。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抵抗得了自己的功夫。想到这里,刘宝山不禁淫笑了起来。手上更加用力地揉动着李雪富有弹性的乳房,口中卖力地吮着。李雪作梦也想不到,自己昨天怎么会出差错,账从自己手上过,竟然会少了十万元。这是一个她连想都不敢想的数字,如果要自己赔,除了把自己卖掉,无论如何也是还不掉的。她回到家也不敢跟老公讲,怕身体不好的老公会更着急。今天,刘总把她叫到办公室,说要谈谈,她忐忑不安地来了。一开始,刘宝山还是和颜悦色地安慰她,很亲热地拍着她的肩膀,让她别担心,事情总是会查清楚的。她还很感激,没想到,安慰了一会,刘宝山忽然搂住她,把她压在我是罪人,斑主请扣我分。上,她用力反抗,但是刘宝山的一句话让她登时没了反抗的勇气了。刘宝山说:“只要你顺从我,这十万元就算了。”正是这句话击中了她的要害,让她一下子泄了气。刘宝山不愧是情场上的老手,经验十分老到,一点也不会猴急。在李雪高耸的乳房上他足足花了十分钟,他知道这个地方是所有的女人的敏感带,他要让李雪彻底地崩溃。所以他不惜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攻击这第一个堡垒。果然,在他的挑逗了抚弄下,李雪的乳房开始充满了欲望,慢慢挺了起来,乳头如充血般,涨大了许多,硬挺着。刘宝山用指头轻轻地刺激着那两颗乳头,另一只手开始向下,探向女人的下体。李雪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,乳房发涨,乳头涨得都有点生疼了。更糟的是,她发现自己忽然下身有点空虚的感觉,那种久违的欲望好象开始抬头了。她已很久没有过令她满意的性生活了。丈夫林子义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,前年又是一场大病。使得李雪本来就无法得到满足的性欲更加无法得到满足了。她很以自己偶尔出现的渴望为耻。事实上,她一直不敢面对自己的欲望。她努力让自己相信,自己是没有什么欲望的。但是,现在的事实好象在告诉她,她的欲望并非已经远离了她的身体,而是一直潜伏在身体里,现在,终于开始抬头了。李雪的身体有点发烫,不仅仅是因为刘宝山的抚摸。她觉得口有点干,不禁呻吟了一下。刘宝山的双手如魔鬼般,时轻时重地在她的胴体上游走,还不时在一些比较敏感的地带若有若无的拂过,让她有点焦躁。她试图让自己相信这是因为感到羞辱,但是她的身体有点不争气,有些微快感和渴望好象已经开始从下体传来了。她下意识地微微张开自己的双腿。刘宝山的手隔着李雪白色的蕾丝内裤轻轻地揉着那肥厚的阴阜,口中不禁叹出声来,“小雪,你这里真的是好地方啊。令人销魂!”他手摸着李雪光滑的大腿,马上又不舍地回到那三角地带。刘宝山探出食指,一下子钻进了那有点紧的内裤里,穿过毛发,摸索到李雪的阴道口。洞口已经有点湿了。刘宝山老练地找到了阴蒂,轻轻扣了两下,李雪忽然有点忘情地呻吟了一下,声音里竟然带着一点渴望和淫荡。刘宝山听到李雪用微如蚊声的声音叫了一下:“别,啊”李雪有点迷糊了,体内好象有一团火慢慢地燃烧了起来。口中只觉得好干。她张开了口,用力地呼吸着。刘宝山知道这个女人的欲望已经开始在控制她的身体了。得意地一笑,忽然低头埋在李雪的胯间,嗅了两下那充满着淫荡气息的体味,张嘴就贴在李雪的阴道口。李雪哪里试过这阵式,不禁轻呼了一声。结婚三年来,她和老公三年如一日地,只试过男上女下的体位,哪里敢想到有男人会用嘴巴凑到自己的私处。刘宝山伸出舌头,逗弄着李雪的阴蒂,这种强烈的感官刺激和想象的刺激登时让李雪浑身一哆嗦,整个人如同被电击般一麻。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瞬间转化成肉体的刺激,四散开来。李雪口中“嗯”了一声,双腿不禁夹紧,不由自主地夹住了刘宝山的脑袋,想让他更加用力地舔自己。刘宝山如何不懂?吐出灵舌,一下子探入李雪的阴道里,很快地搅着,刺激着阴道口那些敏感的地带。李雪整个人如泥般化掉,脑袋中一片空白,只能感受到肉体的刺激正从刘宝山的舌头上传来,一波又一波地袭来,让她只能出气。什么羞辱、什么十万、什么强奸,早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去了。她只想好好地满足一下,三年来没有满足过的身体。李雪用力地夹紧了双腿,早已经忘了是在公司的办公室里,毫无顾忌地大声呻吟了起来:“啊……,啊……”刘宝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为自己所征服。当时在把目标盯住李雪的时候,刘宝山已经知道林子义身体不行,他知道李雪的欲望肯定是不可能得到满足的,因此,他当时就知道只要自己略施手段,李雪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就得乖乖地听身体的话,任自己为所欲为了。果然如此,刘宝山得意地想着。欲火早已经让他的阳具怒挺,收在裤子里,涨得有点难受。他不想再拖延,先发泄一下再来慢慢玩李雪。他起身,三下五除二,很快地脱掉了身上的衣物。胯上的宝贝昂首向天,黑里透红,龟头涨得有如小鸡蛋般。李雪正眯着眼在体味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,忽然下体处一空,不禁急切地张开眼看看怎么回事。却正见刘宝山在脱衣服,只见刘宝山身体十分健硕,那件内裤一脱,那话儿如枪般挺立。不禁一呆:刘宝山的阳具比起林子义的大了不少。却见刘宝山往前一步,挺着那杆“枪”凑到李雪脸前。那鲜红的龟头正好对着李雪的嘴不到两公分,就这样在她眼前微微地晃动着。李雪可以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体味钻入鼻中,有着一种挑逗。她有点渴望眼前的这根灼热的肉棒可以插入到自己体内。刘宝山见李雪没有反应,一愣,马上明白了,眼前这个女人还不懂什么意思呢,不禁一声淫笑,道:“宝贝,用嘴帮我吸一下。”说着,也不等李雪反应过来,将腰一挺,就把阳具往她微张的嘴里一捅。李雪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将头一退,避开了。刘宝山一招不中,马上跨骑在李雪身上,按住李雪的头,再次将阳具往她嘴里送,同时叫道:“宝贝儿,试试看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李雪根本没有力气躲避,说时迟,那里快,那粗大的阴茎已经塞到了口中,李雪被迫张大了嘴巴,让那又粗又热的阳具闯入了口中。“宝贝儿,慢慢地吸,用你的舌头舔。你会觉得很刺激的。来吧。”刘宝山一屁股坐在李雪的乳房上,扭动着臀部,磨擦着那让人销魂的乳房,同时一送一纵,粗大的阳具在李雪的口中抽动。李雪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的那话儿还可以插到嘴里的,在最初的慌乱过后,一种异样的刺激让她顺从地开始吮吸起刘宝山的阳物,几经吮吸、套弄后,刘宝山有点按捺不住了,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在前戏上花这么多时间了,更何况李雪第一次用到口,技巧实在不敢恭维。刘宝山起身,抽出阳具,把李雪双腿扛起,架在自己的肩上,将龟头对准了李雪那早已经一片汪洋的阴道口,抵住了,却不急着进去,只是在洞口研磨。李雪一阵急喘,想将身子往他的阳具上凑,急不可奈之情溢于言表。刘宝山将手在她身上,乳上一阵乱摸,故意卖关子道:“宝贝儿,是不是急了?”这时候的李雪哪里说得出口?只是一阵娇喘和呻吟,身体一阵乱颤,却是不作答。刘宝山还是故意挑逗,将龟头推进去阴道一点,却又马上退了出来。那李雪感觉到了那股灼热已经了自己体内,本以为马上可以得到一阵充实,不曾想却又马上退了出去,不禁忍不住失望地叫了出来:“啊?”语气中带着一股哀怨之气。“快说,是不是想让插进去?不说我就不进去了。”刘宝山使出欲擒故纵之术,只是将龟头浅浅地在阴道口磨蹭,就是不进去。同时却用手在李雪身上各处敏感的部位进行不断地刺激。让李雪煞是难奈。李雪只感觉体内的渴求如气球般不断膨胀,将自己的身体撑得好难受,同时男人的那话儿却在自己身体前不住挑逗,自己可以感觉到一股热气,仿佛在将自己的欲望加热。她不安地扭动着,欲望不断升腾,折磨着女人充满着肉体欲望的躯体。“来吧,刘总,嗯……,求你……,啊……快点吧……”终于,李雪控制不住体内的欲火,用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。“我听不见,大声点,宝贝儿。”刘宝山淫笑着,用力捏了一下那挺着的乳房。李雪又扭捏了一会儿,终于欲望还是战胜了羞耻心,用大一点的声音叫道:“刘总,哦,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快点插进来吧。啊……”李雪无法自抑,忍不住用手自己揉搓着自己的双峰,想借此缓解一下。但是欲望更加高涨。她羞红了脸,“求你了,……啊……刘总……”“别叫我刘总,叫我亲哥哥吧。哈哈!……”刘宝山知道已经彻底让李雪臣服了,也不再强忍住自己早已勃发的欲望。身子往前一挺,硕大的阳具登时插入了李雪的阴道。李雪的身体由于还没生小孩,而且这几年的性生活数量一般,丈夫的阳具比起刘宝山的小了不少,因此仍然很紧。刘宝山一阵大爽,只感觉到自己的肉棒顿时被一阵湿热、鲜嫩的肉所包围。李雪体内因为强烈的欲望,也早已灼热。一阵酥麻生痒的感觉一下子让刘宝山哆嗦了一下,快感马上产生了。这是刘宝山从未有过的。一般,他总是要抽插几十下后才会有这种感觉。他知道这是因为一来自己太想上李雪了,一旦得偿,有点兴奋,二来,李雪的身体确实是一件宝器,人间尤物。刘宝山定了一下神,不敢大意,用心应战。开始不紧不慢地抽动起来。李雪感觉到了那灼热的硬物用力地挤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,有力的磨擦和被强奸的刺激让她的阴道壁仿佛更加敏感,缓缓地推进也引起了强烈的快感。那股热浪一路进攻,直奔自己体内的深处。“啊……”李雪抑制不住快感的冲击,张口呻吟了起来。刘宝山的抽插带来了一阵阵的快感,让李雪象打摆子一样,全身颤抖,这是一种快乐的颤抖。李雪放肆地呻吟了起来:“啊……啊……,啊……”办公室里充满了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快乐的呻吟,一片淫靡。李雪的两片阴唇在刘宝山粗大的阳具的带动下,不住被翻动,卷起。淫水也已经开始大量流了出来,被阳具带出,顺着那浑圆、雪白的臀部流到了我是罪人,斑主请扣我分。上。刘宝山开始感觉到不断的酥痒从下体传开。他大口喘着气,用力地抽出、插入。刘宝山一阵迅猛地抽插之后,停了下来。压在李雪身上,用自己的胸肌去摩擦、揉着李雪的乳房,然后搂住了李雪,将嘴贴着李雪的香唇印了上去。李雪闭着眼睛,感觉到了刘宝山舌头的挑逗。刘宝山用力吮着,舌头一下子探入了李雪因为喘气、呻吟而张开的口中,在她嘴里不断搅动,不时还轻轻地叼着李雪的性感的嘴唇用舌头舔着。他的手则在李雪身上到处抚摸,时不时这里捏一把,那里按一下。当然,在李雪那完美的乳房上停留的时间最久,李雪那美丽的乳房在他手中变幻着更种极具诱惑的形状,而李雪的欲望也在他的手中更加高涨。李雪开始只是被动的不抗拒,任由刘宝山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肆虐挑逗,但是体内的那股火焰却熊熊燃烧,让她无法自抑。下身的快感因为刘宝山暂时停止运动开始有点消退。她无法忍受快感的消失,于是用力在刘宝山的身体下面扭动着,让自己的阴道壁因为扭动和刘宝山的阳物产生摩擦,但是这种摩擦总归不如男人在上面的运动来得猛烈,因此只能带来些许快感,这种无法满足、却又近在眼前的快感更加激发了李雪强烈的欲望。她开始更加投入了,也用力地吮吸着刘宝山探入自己口中的舌头,两条舌头如蛇般不断交织、缠绕着。李雪因为口中被堵,只能模糊地在口中“咿……咿……呀……呀”地发出含混的呻吟,她不想刘宝山停下来,她伸手搂住了刘宝山的臀部,用力往自己身上按,同时下身用力往上耸动着。刘宝山如何不知道身子底下这个女人的意思,但是他不想这么快就让这个女人得到满足,他想慢慢地玩,让这个女人依赖于自己。他不为所动,仍是忘情地和李雪接吻着。李雪在他的身子底下无奈地扭动着。突然,刘宝山快速抽动着,两人肉体的撞击在空气中淫荡地响着,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刺激效果更加激烈,让李雪一下子叫了起来:“啊……”原来紧绷着的身躯一下子忽然没了力气,松软地挂在刘宝山地身体上,随着刘宝山的运动无力地晃动着。李雪只能从口中发出无规则地呻吟:“我……快……死了,…不……行,啊……,啊,啊……啊,我的亲哥哥,……你……饶了……我……啊……”用力抽插了几十下之后,李雪已经陷入了快感的漩涡,她拼命地叫着,呻吟着,只有这样才能喘得过气。快感如浪潮般一浪高过一浪,一波未平,另一波又已经铺天盖地地袭来,李雪的身子如同麻木了一般,快活得如同上了天堂。她的叫声已经听不出什么有含义的字句了。终于,在一阵更加猛烈的快感到来的时候,李雪用力掐住了刘宝山的背,她已经经受不住快感的冲击,阴道一阵收缩,紧紧地包裹住刘宝山刺进自己体内的利器。刘宝山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阳具被李雪的阴道一阵比一阵紧的吸着。他知道李雪已到了高氵朝。他更加用力地抽插了几下,将李雪送上了峰顶,然后停了下来,趴在李雪无力地摊开的身上。还早着呢,他想到。李雪已经感觉不到刘宝山停止了动作,快感仍然如潮水般不断袭来,这是一种怎样的快感啊,活了二十几年,她从来没有今天这种感觉。只觉得为了这种感觉,她什么都可以豁出去了。她紧闭着眼,仍然沉迷在性高氵朝中。迷糊中,她感觉到刘宝山仍然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。许久,快感渐渐消退,她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。这时,身上的刘宝山动了一下,她才发觉原来刘宝山的阳具仍然硬如坚铁,如火棍般一直插在自己体内。她吓了一跳。“宝贝,怎么样?是不是很爽?哈哈!”刘宝山有点得意,轻轻地拍着李雪雪白的屁股。一阵罪恶感突然涌上来,“我怎么会这样?被这个色狼强奸了怎么还会有这种高兴的感觉?”这时,刘宝山爬起身,缓缓抽出仍然未泄的阴茎,下体的空虚忽然让李雪刚刚感到愧疚的心灵又被欲望所占领了。“别走。”李雪有点舍不得。哪知这刘宝山只是想换个姿势,他将李雪翻过身,让她站在办公桌前,两手撑着桌子,丰满、雪白的屁股向着自己,将阴茎从后面一下子插入了她的阴道。这种后入式带来的是更加深入和刺激。刘宝山缓缓地抽动着,他知道这个女人的欲望马上就会象烈火般燃烧起来的。果然,刚刚平息的欲念一下子又被引发了。不一样的感觉和刺激让快感来得更快了。李雪一下子就受不了了,开始大声呻吟着。同时自觉地将屁股往后顶。后入式带来的刺激更加厉害,刘宝山也开始吸着冷气,口中喘息着大声地呻吟。李雪那雪白的丰臀在眼前不住的摆动,这一淫荡的场景让刘宝山更加兴奋,他用力的冲刺着,口中呼喝出声。不过才两百来抽,李雪就已经开始不行了,高氵朝又一次来临,她如同哭泣般呻吟着,身子已经只是机械地扭动。刘宝山也不想再忍了,从身后握住李雪的双乳,用力揉捏着,同时下体更加迅速抽送,快感加剧,终于,一丝麻痒从龟头处爆发开来,刘宝山大叫了一声,紧紧顶住李雪的屁股,一股热精射入了李雪的体内。李雪经手丢失十万的事情就此无声无息了,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自从那日在刘宝山的办公室里被强奸之后,刘宝山就出国去谈生意了。临走之前,李雪又被叫到了刘宝山的办公室里,但是这一次没有被强奸。刘宝山让她在他出国期间好好考虑一下,当他的秘密情人。刘宝山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,李雪终日上班总是打不起精神。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那天与刘宝山的一幕幕。那种快感是她从未品味过的,想起来仍然让她有点不舍,但是作老总的情人,实在不是她所能接受的。她觉得这样子好下贱。但是,那天晚上的事让她有了另外的想法。那天是星期六,到了晚上十一点,她和林子义上床休息。星期六晚上一般是他们固定的行房日。一上床,林子义显得很兴奋,一把搂住她,手伸入她的睡衣里,一下子占据了她胸前的那两座高峰。乳房在丈夫的刺激下,很快挺了起来。渐渐地,李雪也有点兴奋,下体开始湿润了。她也热烈地回抱丈夫,将身体紧贴着丈夫,在丈夫怀里蠕动着。下身的空虚让她想让丈夫赶紧进入。她伸手去摸索丈夫的下体,丈夫也已经开始兴奋了,阳具已经开始变硬。当李雪将手伸入丈夫的裤子里,一把握住那阳具时,忽然一阵失望涌上来。丈夫的阳具不大,这还不是问题,关键在于丈夫这时已经开始兴奋地扒开了她的睡衣,那阳具却仍旧不够硬。李雪用手套弄了两下,想让手中的阳具更硬一点。丈夫却急忙止住她,“别动,再动就出来了。”说罢,林子义翻身就压了上来,胯下的东西匆匆忙忙就插入了李雪刚刚有点湿润的阴道。“啊,老婆,好爽啊!”林子义忍不住叫了起来。他趴在李雪的身上,下身努力地抽动着。李雪配合着,在丈夫身子底下扭动着。这时,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天和刘宝山在一起的情景,那种快感是那么地引人入胜。想到这里,李雪更加卖力地扭动着,同时用力搂紧了丈夫。仿佛这样丈夫可以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。可是这时,林子义突然口中低吼了一声,李雪顿时感到丈夫的阳具在自己体内抽搐了几下。林子义停止了动作,趴在李雪身上,大口喘着气。“好爽啊!”他很高兴地说着。李雪刚刚被引发的欲望却一下子落了空,她紧紧地将丈夫的屁股用力压向自己,想让丈夫的阳具更深地插入。但是丈夫已经不行了,阳具开始变软。过了一会,丈夫从她身上翻下来,躺在一边,睡着了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