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  我家在山西一个小城市,那年我26岁了,还未成婚,是家里老二,在地方工作3年了,我姐姐那年28岁,在4年前结婚,但又离婚有一年了,现在暂住在我父母这儿,还有一个弟弟才17岁,高二学生。我父亲48岁了,母亲比父亲大三岁,他俩均为商业职工。
  乱伦由我而起。我家里房间少,三个房间,我和弟弟各一间,父母一间,姐姐回来后我让出了房间,弟弟要考学需照顾需要有地方学习。我搬到父母的房间,在父母的双人床左边放了一个行军床凑合睡觉。我父亲是采购员,他性欲浓厚,每次出差回来就要整晚在母亲身上干个不停,我和弟弟都听见过他俩的夜间动静。我的进入使父亲感到很不方便,已有两个月没和母亲同房了,一次深夜,他以为我睡着了,就非要爬到母亲身上,母亲怕我惊醒看见就太难为情了,所以不同意,我其实没睡着,但仍然假装,母亲轻轻呼唤我几声后就顺从了,我便偷看了父母的性生活。父亲文化不高,做那事非常粗鲁,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上下折腾着母亲,母亲也许有些痛,偶尔哼几声,但并没责怪父亲,她虽年过五旬仍尽着妻子的义务。在一米外我看得真切,我由此才知道,原来成年人的性爱如此诱人。
  父亲又出差了,晚上只有我和母亲在,她是我母亲,我原来对她没有性的感觉,可自那次看过她和父亲的行动后,母亲那成熟女性的身体在我眼里极其性感,我再也无法忍耐,一下子跳上了母亲的床,钻进了母亲的被窝,压在她身上开始进攻,她怕惊动姐姐和弟弟,除了挣扎不敢喊叫,我把手伸进了母亲的裤衩里,在长满茅草的丘陵上乱摸,母亲羞得“哎呀”了一声,小声对我说:“你这个狼崽子,看你爹回来非杀你不可。”我头脑热度过高,根本听不进去,她还在悄悄反抗,我的力气毕竟比她大,最终征服了母亲,进入女性那里后我象父亲折腾母亲那样使劲折腾着她,她不愿意但也只好忍受。完事后她怕出响声不敢打我就拼命掐我,我的身上到处都是红印,我忍着疼随她掐,这是我罪有应得。早晨母亲趁别人不在,对我说:“这一次我原谅你,下回你再敢,我就象劁猪那样劁了你。”第二天晚上母亲怕另外两个孩子察觉,没有轰我出去,但她竟吓得把衣服用针线缝起来穿着睡觉。我没敢再动她。几天后父亲回来了,我忐忑不安,母亲为家庭和睦忍辱负重,并没敢告诉他。父亲吃过晚饭不久就拉着我妈进了卧室,我弟弟温习功课,姐姐回房间织毛活,我想出门逛逛,可衣服放在床上了,一推门,门从里面插上了,看来父亲象刚结婚的新郎一样猴急,才8点多就要过“丈夫瘾”了。我不便打搅,但又无事做,听到里面的响动,就顺门玻璃上糊着的画报纸缝向里偷看,父亲已脱得溜光,正在扒我母亲的上衣和裤子呢,随后就三两下揪掉了母亲的裤衩,分开母亲的两腿,在阴户上胡乱摸了几把后就把硕大的黑家伙对准方向,还没等母亲充分准备就进来了,母亲闭上眼,父亲象公牛般猛烈地抽搐着,最后屁股向前一顶,看来完事了,父亲象吸足了大烟土似的长出一口气满意地下来,两人说起了话。我只好躺在弟弟的床上,半个小时后我敲门,父亲不耐烦:“等一会儿你再来!”,我又顺着纸缝向里看,母亲忙着要穿衣,父亲不让,他再次把已经站起的母亲按趴下,又干了起来。此后我们家依然如故,只是母亲时时躲着我。

  两个月后父母一天突然大吵了起来,母亲甚至提到了离婚,这是母亲从来都没有过的愤怒。事情是这样的,我母亲有一天回来后发现,父亲在我姐姐房间里,她推门进去惊呆了,父亲竟把我姐姐抱在怀里亲着,父亲和姐姐的丑事就暴露了。原来父亲比母亲小,性欲比母亲大得多,他们年轻那时父亲天天都要那样,母亲不肯给,每周只准上身两次,父亲受不了性的煎熬就把目光转移到了我姐姐身上,我姐姐当时刚刚17岁,已经出落的象个大女子了,父亲找机会接近姐姐摸她的小手,姐姐哪里知道,以为这是父女之情呢。父亲趁母亲不在时将我姐姐抱到床上,姐姐慑于父亲的威严不敢抵抗,稀里糊涂地丢失了贞洁。姐姐出嫁后就被丈夫看出不是处女,小夫妻为此吵了三年终于离了。90年的母亲已近绝经,家务事又多,她自然对夫妻那事不如年轻那会儿,只不过为了丈夫努力迎合着。因为我也在这屋住,母亲怕我看见,晚上常常拒绝父亲的要求。父亲的欲望丝毫不减,在母亲身上干还得不到完全满足,他就又打上了女儿的主意,姐姐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没原则太软弱,父亲把她害成那样,她也不怪父亲,父亲又来侵犯自己,她倒也尽力拒绝过,但最终哪能挡住强有力的父亲,她也没勇气和父亲翻脸,最后还是软弱地让父亲沾了身子。

  母亲在吵架后虽然一怒之下打算分家另过,但气过之后她忍下了这口气,父亲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母亲离不开他。母亲也不愿把事闹大,那样对孩子们不好,在外面家庭名声也不好。姐姐也许是学了母亲,遇事总忍气吞声,父亲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敢胡来的,我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对母亲非礼的。
  父母老两口不说话了,出现了冷战局面。父亲反倒觉得更好,索性晚上住进了姐姐的房间,反正一家人都知道了也不用隐瞒了,他和姐姐挤在一张小床上象搂着老婆一样搂着姐姐睡,姐姐只好顺从,只是打父亲进驻后夜里就她无法休息好了,精力旺盛的父亲几乎天天折腾她,那时我真不知道姐姐今后还嫁不嫁人。我自然还留在父母的卧室,母亲晚上哭过几天,后来她想开了不再哭了。一天,我睡下后母亲突然叫我:“你和你爹一个德行,想女人想得里外不分了,你不是老惦记我的身子吗?来吧,我给你!”我以为这是我母亲的气话,哪敢动她。母亲却是认真的,她见我不敢,就干脆象年轻那会儿夜里撩拨我父亲那样,自己脱去花裤衩,岔开大腿露出黑乎乎的一片对着我,我哪里受得了此等诱惑,象豹子一样窜上了母亲的身子,不再担惊受怕,吻得她透不过来气,大胆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,仔细地研究着她下半身生理构造,随后一挺身闯入禁地,母亲闭着眼承受着,一阵欢快地喷放后归于平静。母亲把我踢下身去,我这才知道,母亲心里绝对不会喜欢和儿子干这种丑事,她是为了报复我父亲,寻求心理平衡。这以后母亲经常呼唤我甚至把我留在大床上,故意让父亲知道。父亲早知道了,我家隔音不好,其实第一晚他就从母亲夸张的哼叫声中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看得出来,他有些痛苦,脸上也流露过悔恨的表情,但他有小辫子被抓着,既没脸和母亲吵,又不好责怪我。我家几天之间竟出现了父女、母子两对“乱伦夫妻”。夜里父亲那边一有动静,母亲就把大腿抬起在我身上蹭,我就顺势抱住她演起“少夫老妻”来。弟弟则厌恶地关起门读他的功课,他开始疏远我们,也不太理我这个哥哥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